您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凶惡的姐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凶惡的姐姐
一我是20多歲的一名學校學生,隨著年齡的日益增長,發現自己有一個可怕的傾向,那就是逐漸喜歡捆綁,自從與姐姐的一次調教之歡,我總是一見到捆綁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姐姐是美麗、豐滿,性格恬靜,不苟言笑。是一家外國大公司在國內的主管。我一休息就經常去姐姐家,我們就生活在一起,由于性格的原因經常幾天都不說一句話。放假假期,我穿著我喜歡的短裙過膝蓋的長統皮靴來到姐姐家了,姐姐上午一人在家,實在無聊,到樓下買了幾瓶酒,喝了一杯,竟然醉了。很晚,開門聲把姐姐驚醒,「你喝酒了?」是妹妹回來了,「幾年沒喝了,喝了一杯就睡了。」我坐了坐下來,姐姐輕輕地抱起我的頭,撫摩著我的長發。姐姐從背後抱住我,我只是一抖,沒有做任何反應,就這樣,雙方一動不動地站了幾分鐘,姐姐無助地放開了我。「對不起」姐姐哭了。我這會兒反而不知所措,「來,去我房間。」姐姐說我隨著姐姐來到她的臥室,拉上窗簾,我這時是俯臥在床上,這時姐姐把我的雙手拉到背後,用睡袍的腰帶把我的雙手在背後捆綁結實,我並不掙扎,只是開玩笑似地說:「你這叫QJ」沒想到,就著一句話竟勃發了姐姐的虐待欲,姐姐拉開床頭櫃的抽屜,那出一大捲白色的繩子,用手把我的頭髮分開,把繩子對折後勒在我的脖子上,從我的掖下穿過,解開原來捆手的腰帶,我想掙扎已經來不及了,姐姐座在我的屁股上,用力把繩子在我的兩只胳膊上又纏了一圈,使勁一勒,疼得我啊了一聲。「不許喊!」姐姐粗暴地呵斥。「輕點,行麼?……疼……疼,胳膊斷了……」姐姐沒理會我的呻吟,繼續把繩子在我的雙臂上纏繞,並不時地勒緊,痛得我眼淚都下來了,姐姐並沒有停止,把我的雙手盡量地想肩部拉進並緊緊捆住,捆得我的手青筋畢露,還沒有結束,姐姐把剩余的兩個繩子尾部一根穿過我脖子上的繩子,緊緊地拉會手腕和另一根繩頭重新捆綁我的雙手,痛的我殺豬般的大叫。姐姐隨手拿過一個枕巾塞進我的嘴裡。「不許喊!」我隨之產生了莫名的快感,我以前知道有人喜歡性虐待,只有把愛人捆起來才能產生快感。我不喜歡也不反對,和以前的男友玩過蒙眼但沒玩國捆綁,剛開始被姐姐五花大綁時,我只是屈辱,並想拼命掙扎,可姐姐不知哪來的那麼大的勁,很快我已經被姐姐捆得想一個肉粽子,一動都沒法動。我吐出姐姐塞進嘴裡的枕巾,大聲地呻吟起來。我這時大腦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如此的快感,難道自己是受虐狂,我非常害怕,但對五花大綁地捆在身上的繩子又是如此的依戀,我不喜歡捆綁的過程,只是喜歡被捆綁後的感覺,姐姐又拿一根繩子把我的胸部做了捆綁,兩只乳房被捆得高高的,我確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竟如此喜歡被捆起來的感覺。「扶起我來」我掙扎著說。「你要乾嗎?」「到鏡子前,我想看看我自己」姐姐扶起我來到梳妝台前,姐姐的梳妝台是特別大的那一種,鏡子裡五花大綁的我宿得嬌好的面孔微紅。「喜歡嗎?」姐姐問「就是挺痛。」「沒關系,一會兒就麻木了。」姐姐費力地把我抱到梳妝台上仰臥著,捆在背後的雙手早已麻木了,這樣,我一歪頭就可以看到自己被捆綁的全過程,姐姐用兩根繩子捆住我的大腿,再把它們緊緊地捆到我的胸前,把小腿窩回捆在大腿上,這是的我幾乎變成了一個肉球,姐姐又粗暴地把我的頭塞近被捆在胸前的雙膝之間捆住,經如此殘忍的捆綁我呼吸都困難了,隨著快感的產生,我感覺會被憋死,可又不想就這麼快要求姐姐松綁,我想體會以下如此殘虐的感覺。我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身體上布滿了傷痕,滿床散落著姐姐捆綁自己的繩子,我隨手玩著白白的繩子,在自己被捆綁的傷痕上輕輕的摩擦。「小美女剛才挺舒服吧。」姐姐揮手在我的光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非好好懲罰你不可」我順從地翻過身去,把手背在身後,姐姐開始捆綁我,隨著姐姐捆綁手段熟練,我在繩索中開始呻吟,姐姐是比較喜歡美感的,她捆綁我只願把我的雙手拉倒背後五花大綁,把我的雙腿並排地捆在一起,這樣我的身體顯得更加修長,姐姐撫摩著我被五花大綁的身體。這時姐姐拿來雞毛撣子「乾嗎,」我問「打你」「為什麼?」「好,我讓你受個夠。」姐姐惡很很地拿來雞毛撣子「先把我的嘴堵起來。」姐姐回到衛生間拿來昨天脫在衛生間的內褲,「不!……嗚……嗚……」我發現姐姐要用內褲堵自己的嘴時,真的害怕了,姐姐沒理會在床上拼命掙扎的我,脫下自己的內褲,掐開我的嘴用力塞進去,並用一根短一點的繩子把我的嘴緊緊勒住,這樣我無論怎樣也無法吐出堵在嘴裡的內褲。姐姐已經顫抖了,她拼命地抽打,我在雨點般的抽打下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姐姐興奮得無以明狀,我這麼一個漂亮的姑娘,就如此容易的成了她的奴隸,自己的捆綁和被虐待竟激起她如此的性慾,我早已從床上滾到了地上,姐姐依然揮舞著雞毛撣子追打,我在翻滾中看到姐姐的樣子。姐姐休息了很長時間,伸手解開了捆在我腦後的繩子,取出嘴裡的內褲。姐姐扶起我,來到床上,我雙手依然是捆綁于身後,姐姐捆綁了胸部,雙腿只是交叉捆綁了腳腕,向後拉起,捆在手部的繩子上,這樣,我就象一張弓一樣永遠被捆綁著。二我長的青春可愛,今年20歲。一頭烏黑的披肩發,真可謂是靚妹了。一天我身上穿T恤,短裙,腳上穿著一雙過膝蓋到大腿的高筒黑色靴子。再搭配上肉色絲襪。姐姐又一次強行要我到我們的住處去玩捆綁到了姐姐家房間裡打開了燈,拉上了窗簾。我的眼睛有些濕潤。姐姐點燃了一只吸煙,手有些顫抖。我仿佛置身在夢中,呼吸有些困難。我今天已絲毫不反抗,幾乎是一動不動地任由捆綁。即使被繩子勒疼了,我也只是痛楚地晃動身子,輕輕哼一聲。在幽暗的燈光下,我因為被五花大綁緊緊捆著手臂,不得不仰挺著上身,高聳的胸乳顯露出女性充滿誘惑的曲線。「你真的喜歡這樣嗎?」姐姐幽幽地問,「現在,你想做什麼就做吧。」姐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毛巾堵住了我的嘴。隔著窗簾,明亮的陽光映照著溫馨的小屋。經歷了瘋狂和纏綿,我被反綁著雙手,穿著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條短裙,腳上穿著一雙過膝蓋到大腿。再搭配上肉色絲襪,秀發蓬亂,眼圈發黑,嬌嫩的肌膚布滿青紫紅腫的傷痕。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這麼變態、野蠻。估計整整一天,我都被捆綁得結結實實,只能痛苦地忍受著虐待,羞臊地任由百般淺薄和蹂躪。一切被聽說和想象的還要刺激和可怕。可是,就是在這無助的任由擺布中,就是在這被反綁雙手而徒勞掙扎中,我感到的不僅是屈辱和痛楚,還感到了悲哀的恣意噴涌釋放。我毫不後悔自己的選擇。我的眼睛裡噙著淚水。因為,被捆的時間太久,松綁很疼。我很想大哭一場。看見我纖細手臂上被捆綁勒出的深深繩溝,「知道嗎,姐姐你很變態。」我輕輕道。姐姐的臉色陰沉下來。姐姐粗暴地回答,「少廢話,不然我整死你這個臭丫頭。」小屋寂靜下來,靜得很詭異。姐姐告訴我,自己就是喜歡女生穿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條短裙,腳上穿著一雙過膝蓋到大腿。再搭配上肉色絲襪,喜歡把這樣的女生捆綁起來,變成卑微的女奴和囚犯,而我現在也喜歡被姐姐捆綁、折磨、羞辱。姐姐把一根電線扯斷,擰成了細細的鞭子,用毛巾堵住了我的嘴。幽暗的小屋響起了鞭子抽在皮肉上啪啪的清脆聲響。我徒勞地扭動著柔軟的腰肢,窈窕修長的身子直挺挺地,雪白的肌膚凸起一道道殷紅青紫的鞭痕,含混不清地嗚嗚哀鳴。火辣辣的痛楚穿透了五髒六腑。我忍不住哭了,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屈辱。隔著蓬亂的秀發,我看見自己白皙的身體不停地抽搐,視線漸漸有些模糊。疼痛越來越清晰、犀利。神智越來越恍恍忽忽。我蘇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渾身的鞭傷火辣辣地疼,雙手被反綁著,身邊坐著那凶狠歹毒的姐姐。姐姐摩挲著我的秀發,嘴裡含混不清地嘟囔著什麼,我混濁的眼睛裡閃爍著淚光。姐姐又用小拇指粗的麻繩系綁著手腕,緊緊地捆住反剪在背後的雙手,然後一道道橫勒著乳峰上下繞著身子捆縛。姐姐說,這是日本的捆綁方法。我坐在床邊,仿佛是舊時被土匪劫掠的小婦人,已經歷了太多的擺布,對一切早就麻木順從,無助地低垂著眉眼,雙手反背在身後,一聲不吭地任由著捆綁。我感到一陣眩暈,嘴唇蠕動了幾下,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麻繩被勒緊時才不由自主地輕輕晃動著身子,幽怨地凝視著自己的腳尖。眼淚悄悄地模糊了視線。腳上上一雙過膝蓋到大腿的靴子拘謹地並攏在一起。橫七豎八的麻繩纏繞成一大團,牢牢勒緊了足踝。我不知該怎麼辦了,就在還猶豫恍惚的時候。已經被牢牢地反綁住雙手,再想抗爭已經來不及了,上身、手臂和雙腳被結實的麻繩勒得緊緊,低著頭坐在床邊上只能任由姐姐擺布。此刻,我再一次把自己交給了姐姐。姐姐從背後抱過來的摟住了我,我促不及防被拖倒在姐姐的懷抱中,還沒有來得及哼呦一聲,嘴唇已經被熱烘烘的濕吻嚴實地封堵住。隔著衣服,我的雙手反綁在背後,兩只腳也捆在一起,無法遮掩和擋架,更不能躲避逃開,盡管羞臊萬分,卻不得不承受狂風暴雨般的熱吻和猥褻。久久淤積的悲傷隨著痛苦和屈辱快樂地宣泄釋放。我的眼睛裡閃爍著淚光。這時姐姐把我推倒在椅子上,雙手被反剪到背後,用麻繩抹肩攏臂地捆綁起來,嘴裡還塞上了毛巾,貼上了膠條。我順從地任由著捆綁,沒有掙扎。此刻,自己不僅被捆綁得結結實實,而且飽滿的乳峰被勒系得直挺挺翹仰起來,雖然有胸襟的遮掩,依然顯露出高聳誘人的隆起曲線。一縷弄亂的秀發耷拉在眼前。我的雙手被反綁著,無法撩撥開亂發的遮掩。姐姐下手毫不留情,每一道繩索都被用力勒緊,深深地陷入皮肉之中,每一個繩扣都被牢牢系死,再拼命抗爭也不可能掙脫。我覺得胸口憋悶,渾身脹緊,整個身子好象不屬于自己了。雙腳也被緊緊地捆住。很快,我被抱到了床上,臉朝下趴著,反綁的雙手和捆住的雙腳被拴在了一起,含混地哼哼著再也動彈不得。望著被四馬攥蹄地捆綁著的我,姐姐突然有些衝動。趴在床上的我哭了。我曾經死命掙扎著,拼命扭動手腕,想掙脫繩索的捆縛,可越是掙扎,繩子越是收緊地深深陷入肌膚之中,勒得手腳象焊在一起,手臂和腿腳越來越酸痛麻木,簡直象受刑一樣痛苦難捱,每一秒鐘都生不如死。現在,我已經放棄了徒勞的掙扎。被毛巾塞撐得鼓鼓的腮頰早已酸麻僵硬。我不能自由行動,也無法呼救,眼睜睜地忍受著煎熬。對于一個柔弱的女孩子來說,這種長時間四馬攥蹄的捆綁真的很殘忍。我無助地啜泣著,感受著漸漸淤積哀怨和痛苦的沉重,感受著一個穿著一件T恤,下身穿著一條短裙,腳上穿著一雙過膝蓋到大腿。再搭配上肉色絲襪的年輕女子被捆綁囚禁的恐懼,感受著心甘情願的被折磨。晶瑩的淚水流淌在清秀的腮頰。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胡思亂想,但希望這猜測多少有些道理,至少,對于自己來說,此刻的被捆綁和被折磨決不是簡單的痛苦和屈辱。「天吶,我是不是瘋了。」我絕望地想。我感覺到雙手被勒得僵硬麻木,沉甸甸的身體一動不能動,拽得筆直的胳膊和被捆拴上重物的腿腳拉扯得兩肋幾乎要撕裂,哪怕稍微動彈,也會引起一陣陣劇痛。塞進嘴裡的毛巾把腮頰撐得鼓鼓,堵住了悲哀的哭喊。姐姐開心地站在我面前。「我要好好抽你二十鞭子,解解恨。」姐姐笑嘻嘻道。蘸水的皮鞭狠狠抽打在我的身上,發出啪啪的悶響,雪白的肌膚凸起了一道道殷紅青紫的鞭痕,引起一陣陣含混的哀鳴。姐姐的鞭打毫不留情。我感到痛苦已達到極致。三這件事的發生是姐姐的策劃。嚴格地說我也感覺很意外。但是這個意外卻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我的真性情裡埋藏了很久的一種幻想在這個意外中痛痛快快地蘇醒了,宣泄了,變成了真的,盡管當時我痛不欲生。時過境遷,痛已經淡忘了,而這件事的卻永遠變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這件事簡單地說就是,我喜歡捆綁了。我是一所藝術大學的學生,今年20歲,張的還可以吧。個子170,長長的頭髮,當時是初冬,學校沒課休息姐姐約我去她家陪她作伴,我上午穿著短裙,T恤,腳上穿著我喜歡的那種到大腿的過膝高筒皮靴出了家門。到了姐姐家,我和姐姐一起聊天,我們因為某種原因嘻嘻哈哈地打鬧成一團。姐姐在打鬧中向我說:「我們玩個游戲吧,她想用繩子把我綁起來。」我很詫異說:「姐姐你怎麼這麼變態呀。」姐姐突然生氣了。這我其實不是是故意激怒姐姐,姐姐開始不理我,我覺得很無聊就躺在了她的臥室床上,姐姐坐了一會便走出了臥室。雖然這個時候的我並不知道等待我的會是捆綁,當時我不願意予以肯定,可能我是真的沒有意識到吧。一會兒姐姐背著手進了臥室,這時姐姐一擁而上,壓在了我的身上先是我的雙腳被抱住,我用力掙扎,然後姐姐開始瓦解我的身體的任何企圖。可是我仍然奮力拼搏。我的雙手最先姐姐被抓住和反扭,絲毫動彈不得。但是我的雙腳暫時是自由的,于是毫無目的地但是異常激烈地亂踢一氣,企圖制服我的姐姐惱怒地罵罵咧咧;踢出去的腿要想再次進攻必須先收回來,可是姐姐的腿馬上就被死死夾住。雖然這場搏斗象征意義要遠遠大于實際的殺傷,但是我認為這種掙扎對于即將被捆住的我來說是必要的,因為這種決不屈服的宣示實際上給予了我某種悲壯的享受。吵吵嚷嚷的搏斗居然持續了2分鐘,在這過程中姐姐用她的內褲堵住了我的嘴。最終姐姐使得我完全喪失了反抗能力。我的雙臂被扭到背後,我被按趴在床上,全身各部位都被壓住。姐姐拿出繩子。開始捆我。一出手姐姐就對我是五花大綁,繩子從我的肩頭狠狠地勒下去,開始了在我的手臂上的游走。七手八腳地捆了半天。當第一根繩子勒住我的脖子時她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因為姐姐用力壓著我的身體的各個部位,已經使我不太敏感了,而然後繩子開始漸漸地越來越緊,越來越緊地束縛我的身體。漸漸地按壓我的的壓力已經不是主要的壓力,壓力開始主要來自繩子了!這種擠壓變得清晰,變得徹底,變得凶狠,變得仿佛來自四面八方,變得仿佛不只是肉體上的……在瓦解我的問題上,繩子比起姐姐壓我要有效得多,我現在一點也不掙扎了。居然姐姐沒有把綁好了我雙手的繩子向上去穿過我後頸的繩圈然後下拉。令人欣慰的是,姐姐還另有陰謀。姐姐把我的雙腿在踝處綁在了一起,然後把繩子從我的交叉綁著的雙手處繞了過去。很顯然,姐姐要把S捆個四馬倒攢蹄。而此時臉向下被擺弄著的我,並不象我這麼明辨是非,我不知道綁我的姐姐在我背後忙些什麼。雖然無心反抗,我也並沒有合作地把雙手向後,雙腳向前地來個配合。這時候按著我的任務中解放出來的姐姐又向上狠拉這股繩子。姐姐的力量很快克服了我身體自然的阻力,把我的雙手雙腳綁到了一起。這時姐姐居然找來絲襪毫不猶豫地綁在了堵著內褲我的嘴上。我對此本能的反應是說不,但顯然我不可以,因為結果是內褲塞得太深,已經碰到了嗓子眼。姐姐在四馬倒攢蹄捆好了我之後,就把我放在地上,全部離開了臥室。無助的掙扎對捆綁者和被綁者都是一件非常性感的事情。我也開始嘗試著把繩子掙開。我在電影裡看得多了,主角們掙脫繩索的事時有發生,而且看起來都容易得不掙脫對不起人。不過捆綁我的姐姐比那些不入流導演們敬業得多,我很快就發現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不管我怎樣扭來扭去,捆綁我的繩子沒有一絲的松動。這時候的我發現距我四五米的地方有一個櫃角看起來是尖銳的。我試圖移動過去。可是我的手腕感到了腿的拉力所帶來的劇痛,我的雙腿則同時感到了上身的重量,這種重量甚至把我的大腿處所有的肌肉牽拉得生痛。上下身的重量讓上下身都苦不堪言,我頭一次發現我的身體本身也可以變得這麼矛盾。我讓腿向前湊,把手向後伸,試圖互相減輕壓力,而同時我還要向櫃角處一點點地挪動。到第十分鐘的時候,我大約移動了10厘米,卻已經精疲力竭。汗水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第二十分鐘時,我大汗淋漓,全身沒有一處是乾的了,包括我的襪子。我記得那天穿的是肉色絲襪,我回頭去看我自己被捆扎在一處的手腳看太多次了,也就記住了。世界開始嗡嗡作響,我覺得自己的喘息聲響得怕人,而後來喘息也不那麼容易了。焦躁和絕望交織在一起,把一股熱熱的壓力擠向小腹,我開始有了尿意。我非常後悔發現了自己的尿意,但是忘記是不可能的了。這個發現終于把我嚇哭了。劇痛,全身都傳來劇痛,而更令我恐懼的是愈來愈強的尿意。忍耐不可能在同一個時刻照管太多的痛苦和恐懼,我知道自己在大哭,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聲音,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眼淚。此時對于我來說,有一個庸俗的形容變得如此的貼切,每一秒鐘都是漫長的。最糟糕的事情是在第三十分鐘發生的。我崩潰了。一股尿液脫韁而出,解脫了我的最後一點尊嚴。所有的壓力在一瞬間消失了,在突然出現的輕松和虛空裡我在心裡喊出了「完了」兩個字。仿佛死去的感覺在那一瞬間似乎帶給我一絲快感。我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想看到自己那一瞬間自己的臉,那是一張極度扭曲的表情怪異的臉。由于塞著布的嘴大大地張著,由于忍耐痛和尿時的咬牙切齒,由于失望,驚愕,悔恨,羞辱,眩暈和最後的超脫寫在一起,我的臉變得不可辨認和猙獰。短暫的空白之後所有的疼痛又都回來,此時的我覺得自己是一具屍體,而屍體就不那麼怕痛了。疼痛仍然在,但仿佛都是別人的了。  大約四十分鐘時捆綁我的姐姐回來了。我已經不盼著姐姐回來了。時間對于屍體喪失了意義,尊嚴也是。我象一個真正的僵屍那樣聽憑姐姐給我松了綁,其實松綁之後我仍然自己保持捆綁的姿勢幾分種。全身布滿自己的汗水,淚水,尿液和鼻涕的我已經不知道如何使用我的身體了。姐姐沒有把內褲從我的嘴裡取出,幾分鐘後我自己可以活動的時候把內褲拿了出來。內褲完全是濕的,伸入喉頭的一端沾滿了酸臭的粘液。捆綁過去了幾個月,當痛和屈辱遠去了,我才重新回味起當時極度的痛苦裡面所包含的快感。我甚至開始和姐姐討論起四馬倒攢蹄的捆法和優點。捆綁象是加在我身上的一種魔法,我在無意間碰到,就此無法擺脫。這是一種屬于我的本性吧,自然得不需要解釋了。我實在並不喜歡這件事中間所含的那些痛苦,然而事情就是這四我長的青春可愛,身高170,體重46公斤,今年20歲。一頭烏黑的披肩發一直垂到肩部,白嫩的皮膚再搭配上單獨拿出來都可以稱贊一翻的五官,真可謂是靚妹了。我是現在是一所藝術大學的學生。放假的一天我身上穿一件紅色的T恤,下身穿著一條短裙,腳上穿著一雙過膝蓋到大腿。再搭配上肉色絲襪。今天姐姐約我去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區,去買換季的衣服。我們進了一家時尚的服裝店,在時髦的女裝那轉來轉去,左挑挑。右看看。就是沒有自己中意的那種。姐姐喜歡的衣服那世界上恐怕都沒有生產出來呢。她要的那種一定與重不同,上邊一定要有好多飾品,還要有很多新的花樣,最重要的就是很少有人穿。最後她看中了一件黑色的七分褲。她試著穿了一下,很合身。姐姐買了這件褲子後,出門直接就奔著對面的一家鞋城去了。在那裡有許多女式高根涼鞋。姐姐轉到一家女式鞋專賣店裡。那裡有很多女式高跟鞋,有高根的,有綁腿的,有細帶的,也有厚底的。一排一排直到屋頂。這下看可傻了眼,這麼多鞋,那一雙才合適啊。這時候有一位女售貨員來到她身邊對她說:「小姐是不是要買一雙鞋啊!那你可是找對了地方了。我們這可以說是這個鞋城鞋最多的一家,你看這樣式,都是今年最新的款式。包你滿意,一定會喜歡的。」姐姐聽的有點意思。心想難道真的是找對地方了。好,我就在這裡挑一雙滿意的鞋。「我看你們這鞋的樣子這麼多,那就請你幫我挑選一款吧!」女售貨員聽了這番話感覺買賣都成了一半,心想我一定叫你這位大美女滿意而歸。隨後就在靠近收款台附近拿了一雙鞋。這款鞋是細帶細根,紅色的細帶編成花系在黑色的鞋底上,後邊的細帶從鞋後跟的兩邊豎起,在上邊圍繞著一圈紅色的鞋帶。大家應該見過的,樣子很普通,但是前邊那紅色的細帶系的花確實是很時髦。于是我們便買下了,拿上包裝好的鞋走出了鞋城。這已經是一上午的時間了。所以我們匆匆地回到家,到了姐姐家可就是這麼一個年輕快活的女孩卻要遭受悲慘的命運。我們到了姐姐家,我一進門就躺在了床上,這一上午姐姐可把我累壞了。姐姐連忙給我接了一杯水我。于是姐姐對我說:「妹妹幫姐姐個忙。」我感覺很詫異,姐姐問我知道捆綁嗎。我愣住了,我對姐姐的話不很了解。姐姐又對我說:「我只虐待女孩。尤其是美麗漂亮年輕的女孩。我看在這方面沒有人能比的上你,可是你是我的妹妹。我怎麼也下不了手。所以就只能看你特別興奮的時候,就象找個機會虐待一會。其實我最想要的就是虐待你。可是就是下不了手。最怕的就是你不同意,反而不好。這些話我都可以告訴你。就是因為我不想再對你有什麼隱瞞了。我也沒有必要隱瞞。「我聽到這,心裡的恐懼感已經到了一種快要爆發的地步了。我身體不斷的顫抖。越顫抖心裡就越怕,越怕心裡就越顫抖。我帶著一絲恐懼的目光看著姐姐說:」那……那你要把我怎麼樣?「姐姐說」不怎麼樣,你是我的妹妹,我能把你怎麼樣呢。我只是和你商量,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切,也幫我治療一下我的這種病。「姐姐的表情略帶著一絲陰笑。」我連忙說:「怎麼治療,你說吧,叫我到那去請大夫幫你呢?」姐姐苦笑著說:「不用請大夫,你就能治的,只要你叫我好好虐待你幾回,我想我就會好的。」「虐待我,不行,還是算了吧。」姐姐還是用很溫柔的語氣和我商量:「好妹妹了,就一次,我保證不會弄疼你的。好不好呢?」我還是心軟了下來說:「好,就一次。我有條件。不許用傷害我的工具虐待我,否則我會叫你好看的。」「好。好。不用就不用,那我們還等什麼,快開始吧!」雖然說是我答應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虐待到底是怎樣的,也不知道怎麼才算虐待,虐待到什麼程度。更不知道什麼是SM了。我的心裡真是沒底。真是有點怕。于是姐姐便拿出了她對我的工具。姐姐說:「好了,妹妹,對你所用的工具都裝備好了。我們開始吧!」我被姐姐拉到了一個木凳的上邊。木凳上就只能容下雙腳的面積,我穿著高跟皮靴站在上邊。感覺有些怪怪的。好象是要處決犯人似的。我馬上又下來了,對姐姐說:「姐姐別叫我站上去了,我很不自在的。姐姐就是叫我有這種感覺。你站上去很美,快上去把雙腳並在一起,這樣就很漂亮了。我沒有反對只能帶著一點被侮辱的感覺又站了上去。把雙腳並得緊緊的。因為面對的是我的姐姐。我用不著害羞。我只是等待著姐姐即將對自己的身體施虐。可憐的我不知道一會兒自己會有多慘。我站在木凳上,被姐姐盡情地欣賞著自己的身體。等姐姐欣賞夠了就對我說:「虐待你的第一步首先要把你綁起來。」我都有點受不了了,還要綁自己,真叫人難過。誰叫自己答應了,就只好順從了。我哆嗦著身體站在木凳上想,反正都到這了。要是答應姐姐的事不做到底是不太好。接下來姐姐愛怎麼虐待自己就怎麼虐待吧,自己也不能說不了,反正姐姐又不能把自己怎麼樣。怎麼說自己也是她妹妹。我說:「綁吧,別綁疼我就行了。「姐姐拿來了一條很長的繩子,又叫我把雙手放到背後。現在的我真的很聽話了。說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姐姐把我的兩個手腕交叉的綁起來,然後向上拉,直到拉到兩個胳膊肘的地方。又把兩個胳膊肘綁了起來,綁的很緊,我叫了一下:「哎呀……疼。輕一點呀。「姐姐不管我,于是找來一條內褲塞進我的嘴了,又用絲襪綁在我的嘴上。只是牢牢地把我的兩個胳膊肘向中間拉,然後再把繩子向上拉,在脖子的後邊系一個死扣,又把繩子在脖子的兩邊繞到前胸。在兩個乳房的上邊再系一個死扣。再把繩子向左右兩邊拉。繞到身後,拉系,把我的胳膊肘緊緊的綁在身體上。我現在的感覺真的很疼,可是我沒有出聲,只是忍著。她也知道自己出聲也沒有用。因為姐姐已經找到了快感是不會放了我的。把繩子綁在身後以後,姐姐將繩子圍繞著背後與前胸繞了幾圈,最後在身後系一個死扣,再向下拉,拉到小臂那系一個死扣,再圍繞著這個支點在乳房的下邊與身後繞上幾圈。最後在身後綁死。這樣胸部被上下兩條繩子擠著,被擠壓的很突出。兩個胳膊肘和小臂又緊緊的綁在身體上,這樣上身是沒有一點自由的空間了。姐姐覺得還不夠,就用省下余繩又在背後繞到肚臍眼那,打了個死結後向我的下面的方向拉過去。因為我把雙腳雙腿並的很緊,所以姐姐根本就拉不過去,姐姐叫我把腿伸開一點,待我伸開後,姐姐把繩子在中間拉到了身後,與交叉的雙手綁在一起打了一個結。這樣我的下面也被綁好了,姐姐把繩子拉到了房頂的一個木梁上,然後向下拉。把我固定在木梁上,使我不能再下來了。隨後姐姐又將我的大腿綁了起來,橫向綁好後再豎著纏繞幾圈,綁我大腿的繩子最後被綁成8字型。接下來姐姐又將我的小腿和腳腕都綁成這種8字型。這時候我的全身都已經被緊緊的綁好了。姐姐走到一旁喝了一杯飲料,然後欣賞自己的杰作了。那突出的胸部,略微向上翹一點的小屁股。真叫姐姐贊嘆不一,姐姐覺得自己怎麼會找了一個這麼完美的女孩做了自己的奴隸了呢,真是天意啊!感謝真主阿拉。這麼好的條件要不好好地虐待,真對不起這生下來就是要被折磨的身體。姐姐拿起皮帶朝著我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抽。開始我還能忍住,可後來隨著姐姐力量加大,我開始慘叫了,「嗚……嗚……嗚……,我真的受不了了。「姐姐才不管那些呢,我越叫,可是喊不出聲,姐姐就越用力抽。姐姐抽累了,就坐在一邊的地毯上。喘了幾口氣,一會等姐姐休息好了以後,又開始第二輪的虐待。姐姐來到我身下,把我腳下的木凳抽走。我又是一聲慘叫。因為我的身體只能靠我的雙手來支撐了,我也用自己的腳去接觸地面,可是腳尖只能能觸到地面,根本就使不上力。這時我才能感覺到雙手的痛苦。姐姐拿來了蠟燭,在我的身上上滴了起來。紅色的蠟液一滴一滴地滴在我柔嫩的胳膊和大腿的肌膚上,一陣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我沒有辦法躲開,因為我的雙手和上半身被牢牢的吊在半空中。也只有任由姐姐去虐待自己可憐的我了。姐姐滴的很細致,幾乎沒有一處避開了蠟液的攻擊。直到把整個胳膊大腿都滴滿了以後,姐姐才肯放過我。「妹妹,是不是很舒服?」「我不停搖頭,你快放了我吧,我都要死了。」再看我的臉上身上都是汗珠,一邊向外滲一邊向下流。姐姐說:「好,我放了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以後只要我說要虐待你,你就必須順從的答應,好嗎?」「好,好,我不住的點頭,表示以後我都聽你的。你什麼時候想虐待我就什麼時候虐待我,我都聽你的,快放我下來。」姐姐達到了自己地目的,也沒有過分的為難我。之後就把我放了下來,但手腳依然被捆綁著。然後把我帶到了浴室衝洗乾淨後,對我說:「剛才妹妹的話算數嗎?」我很害怕,忙說:「不要那樣,我答應你就是了。」晚上姐姐讓我陪她過夜,把我拉上了床,還要為我「化妝」姐姐將我的雙手綁在床頭上,然後將兩只腳綁在一起。在我的陰道和肛門裡各堵上了棉花,最後姐姐在我的胸部的衣服上分別掛了兩只小鈴鐺。姐姐躺在床上對行動受到限制的我說:「晚上如果有事就晃動鈴鐺來叫醒我,以後你必須按我說的去做。」躺在床上的我想著從前和今天發生的一切,眼淚又衝破了委屈而流了下來。半夜,我醒了,想去衛生間方便一下。我就用雙腳和雙手支起身體來,把身體擺成一個弓字型。然後搖晃胸前的鈴鐺想叫起姐姐,叫姐姐給我松開手腳。可姐姐睡的像死豬似的怎麼也弄不醒,我急的直出汗,拼命的搖晃乳房,以做出聲響。可姐姐就是不醒,最後我用雙腳踹了姐姐一腳,才把姐姐弄醒了。姐姐起來就罵到:「找死啊。敢拿腳踹我,好,我本來不想折磨你的,叫你腳有勁,我今天要你的殘廢嘍。」說著就松開了我綁在床上的繩子,左手抓著我的長發,右手提著已經離開床上又反綁在雙手上的繩子。然後向上拉。使我的雙手緊緊的向上拉伸著,姐姐怕我半夜作出聲來,就把內褲一直塞著我的嘴。我只是嗚~ 嗚~ 地被姐姐拉倒廁所裡。嘴裡根本都說不出話來。姐姐把房間的門反鎖上了。我看著廁所裡冰涼涼的,心裡就沒有多少恐懼感了,因為我以為沒有刑具就沒有辦法折磨我,可是我想錯了。姐姐拿來了繩子把我的兩個胳膊肘又加綁在了一道,綁得很緊,我只能把身子向後傾。姐姐這次沒有綁我的下面,姐姐把我放倒在地上,然後緊緊的捆緊了我的大腿和小腿,最後又把我的雙腳的腳腕綁在了一起。然後姐姐拿來來了一條又細又長的繩子,把我的兩只腳的綁在了一起,多余的繩子穿過屋頂上的水管然後向下拉著。直到把我的頭拉倒距地面有一尺多高的距離後,我整個身體都被倒吊了起來,而受力的部分卻是雯雯的兩個腳,雖然穿著靴子使我全身的疼痛都集中在腳上,我疼的左右亂晃。可越是晃腳就越疼。那細繩隔著靴子一點一點的絞緊我腳的肉裡。我剛才就想起小便一下,現在這麼一折騰,小便的失禁了。尿液隨著我的陰部流下來一直順著。臉和長發流到地板上。姐姐對雯雯說:「看看,你個騷貨有多下賤。隨地的小便,今天我要好好的玩弄你一翻。」說完就拿出了筆在我的屁股上花上了幾道圈又拿出了一個玩具彈子槍,上好力對著我的屁股就是一槍,我疼的慘哼了一聲。可是自己被姐姐這樣的吊著,又沒有辦法躲開,只有任姐姐玩弄自己的屁股了。姐姐一連又開了幾十槍,直到把我的屁股都打腫為止。可是姐姐還是覺得便宜了我。就又拿出皮帶子衝著我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抽。每抽一下我屁股上的傷口,都會聽見一慘叫聲。我臉上沒有流乾的尿液帶著眼淚向下流著。使地上濕了一大片。姐姐抽累了就坐到一邊,對著倒吊著的我說:「今天就把你吊這吧,我也懶的解下你身上的繩子了。」我用盡自己最後的一點力氣拼命的搖頭。我知道現在自己的兩個腳就已經麻痹了,要是吊一夜,腳非被拉斷不可。姐姐休息了一會,站起來把水管上的繩子解開了。嘴裡還說著:「誰叫你是我妹妹呢,要是別人我一定叫你吊一夜。好了,我把你放下來。明天早上再給你解別的繩子來,你自己晚上好好想想吧。你多對不起我。「說完就姐姐把我放了下來,我放下來的身體大多半都躺在自己的尿液上,我也沒有什麼力氣挪動自己的身體了,就只有在尿液上躺著了。自己被姐姐處罰那可憐的啊!估計兩個腳都變成紫色了。繩子還在肉裡咬著,我不敢動一下自己的腳,怕一動就會斷掉。就這樣我被捆綁著全身,側著身躺在地上,淚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廁所又黑又冷,空氣中還帶著一點腥騷味。不知不覺我睡著了,因為我真的太累了。第二天,姐姐幫我到浴室洗了個澡。我洗完後,姐姐就把我的扭到了身後用繩子綁了起來的雙手又加綁了一道繩子,然後向上拉。又把兩個胳膊肘也綁在了一起。接著是脖子。胸部,都叫姐姐綁的結結實實的。等我的上身被姐姐五花大綁好了以後。姐姐叫我背對著一根水管坐下,然後姐姐把我牢牢的綁在水管上。姐姐先是把我的脖子與水管纏繞了幾圈後在柱子的後邊綁緊,然後是身體也與水管纏繞後綁緊,後來是小腹。然後姐姐將我的兩條大腿按8字型綁好,綁完省下的繩子又左右一邊一根的綁在水管後。這樣我的大腿就和胸部貼在一起,高高蹺起的大腿是不能擋住陰部的,所以我的內褲就暴露在外了。然後姐姐又用內褲堵住了我的嘴,用絲襪綁好使我不能發出聲音來。姐姐開始對我的行刑了。先取來一盒牙簽裡的一根,在我的腿上上扎了進去。這一扎,就看見我的腿上的筋猛的一抽,我嘴裡還發出嗚嗚的響聲。姐姐來了神,緊接著一下。兩下,正正把我的雙腿都用牙簽亂扎,我臉上的汗隨著兩臏向下流,胸前也滲出了很多汗珠。行刑完了,該輪到身體胳膊了。姐姐拿著一根牙簽針扎了我左臂上,又拿出一根扎在右臂上。胸部身體沒一處肌膚就這樣一根一根的扎,一會的工夫,一盒牙簽都扎折了。姐姐還不罷休,又拿出兩個蠟燭,在我的露出肌膚上均勻的滴點著。直到把我滴滿為止,現在的我都已經疼的半昏迷狀態了。姐姐對我說:「妹妹,你也別怪我手太狠。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你放假天天就在家裡陪我,以後做我的奴隸,你說行嗎?」我已經疼的都沒有什麼力氣了,但還是緩緩的搖著頭。姐姐說:「那好,我就用刑罰叫你答應。」說完姐姐就用蠟燭的火苗去燒我的大腿。我慘叫著,拼命的擺動著身體。但身體被牢牢的固定在水管上,根本動不了。又是一聲慘叫。我真的頂不住了,連忙點頭:「好,我答應你,我全都……答應………」。姐姐站了起來就是一陣狂笑,又拿起了繩子,把我的上身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又穿過了陰部最後在身後打上了死結。然後將我的大腿。小腿。腳腕都綁成了8字形,再將整個身體固定在水管上綁緊,姐姐最後覺得不行,就又把我的身體升高了一點,使我只能用腳著地,支撐身體。最後姐姐拿來一瓶飲料叫我喝了下去後又將我的嘴堵了起來,姐姐見我喝下後,臨走時告訴我:「吃飯的時候都回來給我送飯,晚上會押著我去洗澡和方便。說完姐姐就去臥室了。我看著這廁所只能感覺到寒冷與恐懼。廁所所有的燈都照在我的身體上,廁所裡很安靜,甚至能聽見自己呼吸的聲音。我又不知道自己的命運該如何了。已經要接近中午了,姐姐知道好戲就要開始了。姐姐拿來了飲料,自己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自己的杰作。不一會我開始有動靜了,自己感覺身體上好像一些叫人討厭的螞蟻開始爬向我的身體了。它們好像有的從水管向上爬,有的在我的雙腳上向上爬。似乎想向上爬。我上下的擺動想把這些螞蟻似的東西甩下去。可是數量太多了,那是不可能的,我這時感覺姐姐好像往水裡放了什麼藥物。感覺自己身上有幾只螞蟻已經爬到了腳腕子上,還再不斷地想上爬,要不是我的兩只腳和腿被牢牢地綁著,我拼命的想掙扎出來,姐姐在廁所門口看著我腳不斷的團縮在一起,又猛地伸展開來呵呵笑個不停。不知過了多久,我停止了掙扎。開始貼在一起,任由這些感覺像蟲子的東西攀爬與品嘗。姐姐覺得有點不對勁了,以為藥性過了,在看了看我全身。這時我感覺我的脖子上。乳房上。雙手上都已經爬滿了上百只可惡的蟲子。它們放縱著自己的牙齒,在品位著我身體上的香味。我感覺我的陰道上爬著的蟲子已經都拿起餐具去使用了。我正咬緊牙,做痛苦的掙扎。可是繩子綁得太緊,根本就不能掙扎。只能忍受著著這些痛苦的侵略。我雙眼緊閉,頭高高地向側面揚起,臉上滲出了好多汗珠……我這時痛苦的直冒紅珠,我的雙腳始終是緊緊的貼在一起。幾個小時過去了,姐姐的飲料也喝完了。在我身上的藥力好多都退去了。姐姐這時走進了廁所,解下了我。把我拉進了臥室了,我現在感覺我的身體是遍體鱗傷了。【完】 喜欢就顶一下!!真人炸牛牛